“知识分子”主编饶毅:科技体制对中国特别是科技发展非常重要

2018-09-26 19:24:43 来源: 中国科技网-科技日报 作者:
知识分子,饶毅,科技体制,

饶毅:我想借今天“科学精神在中国”讲两点,这两点都与科学精神有关。第一点科学精神与中国科技体制;第二点是科学精神与中国走向世界。

我们都知道科技体制和其他体制一样,对我们中国的发展非常重要,科技体制对我们中国的科学和技术的不断发展非常重要。很长时间很多人进行了努力,如何改革我们的科技体制,其中就有一个简单的问题,什么时候科技体制改革到位,可以不改革,这个问题的回答有两层:第一,科技体制的改革是一个永恒的,随着不同的时间、空间,科技体制需要不断地调整,这是从长远来说。从一定时间阶段和一定地点来说,科技体制改到一定的模式,就应该可以在相当一段时间不改革,也就是到位了。如何判断到位了?我认为是要看这个体制是不是真正支持了有德、有才、有能的科技工作者有效地开展科技工作。在不远的过去,中国的科技界曾经出现过无德、无才、无能统治中国科技界的现象,今天不能说百分之百是这样,是有所改进,但是改进的空间还有很大,我们能不能用有德的科学家成为我们中国科技界的代表,我们能不能支持有才华的科学家,同时有领导能力的主导我们科技体制,我们能不能支持有能力的科学家进行科学工作,这是我们科技体制改革有没有到位、有没有做好的很重要的标准。

除了在高端,我们需要确立科技体制,支持有才、有德、有能的科技工作者之外,我们还有一个最简单的低端,就是科学精神要求的求真,或者是实事求是,在这一点上本来应该是最容易解决的,因为我们科学技术发展在中国的今天已经有相当程度的发展了,而不是几十年随便一个理由都可以骗某些报纸的情况了。在大量科技工作者从事相当好的科学工作的时候,我们的底线是不应该继续滑坡,我们最明显的在今天就是武汉大学的李红良的作弊,他十七年如一日,只要把他的文章拿出来,他大部分文章是同一篇文章同一个结果,他的作弊是很容易识破的、非常拙劣的,而且是长期的。

科学精神同样与走向世界有关系,我们今天有很多老师、学生参与国际交流,国际交流我们有很多需要向西方学习的部分,可是我们不光学习,西方、包括美国有优点也有缺点,美国的科技体制在过去几十年建设得比较好,所以在科技体制已经变得比较好的情况下,它的科技机构的领导人相对来说是不重要的,所以放一个科学做得还挺好,但不需要特别杰出的人,放一个做形式还可以,也不需要特别有才华的人就能管一些机构。例如美国国立健康研究院的院长,他在科学上是做得挺不错的一个人,但是并不是一个才华横溢的科学家,在有些认识他的同辈科学家里面,还有人认为他比较庸才。他的科学最重要的、最著名的发现是1980年代克隆了人类的狼性纤维化疾病的罹患基因,这个基因在白人的突变频率非常高,1/20的携带者,在白人里面是非常严重的遗传性疾病,这是他最著名的贡献。他的工作里面与当时在加拿大的徐利治教授是竞争的,任何仔细看这个工作的人都知道,徐利治的工作比他重要,是不是他在后面有别的事情,是另外一回事情。这对一般人来说这不是一个常识,但是这是一个事实。因为他不是才华横溢的科学家,可以做得挺不错,有的时候他的学生造假他也知道出来承认错误,他也曾经公开收回过几篇文章,因为学生造假,他的底线也还可以,所以就让他做不需要改革的行政工作,例如院长,叫他做院长还有一个原因,美国人民的科学精神比较差,美国人民的科学精神差表现之一是很多人相信犹太基督这种单一神教,这种神教不可能与科学实现最基本调和,不是我们中国人理解的佛教行善就好,它最根本的一条信仰上帝的存在,然后再谈其他事情,所以它是一个根本上违反科学精神的宗教。犹太人为什么要信这个宗教?人家可怜巴巴地被打得在世界上到处流浪,他信不信是他的一个小众的事情?;浇坛薪佑烫硕⒀锕獯笫且桓鐾黄频赖碌紫叩氖虑?,承接了犹太教成立了基督教,反过来踩犹太教一脚,同时也不允许穆斯林自己发展出一个宗教,这是典型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一个蛮横无理的宗教,当然它也有一部分优点,它的根本是一个缺点,它的根本与迷信与愚昧是分不开的,但是美国人民很多人信宗教,信宗教的程度很多人没有理解到在美国的所有总统里面,没有任何总统敢说自己是无神论者,全部说自己是信基督教的。不仅信基督教还要信几个教派,唯一非信宗教的是肯尼迪总统。这是宗教信仰在美国的影响程度。

在这样的情况下,大部分知识分子,特别是自然科学的科学家是不信宗教的,但是他们派了一个科学家里面的艺术、少数派,极端少数派去做院长,因为他是信宗教的,他认为宗教和科学可以合一,这个合一的方式在根本上当然谈宗教的时候放弃科学,谈科学的时候放弃宗教,他一定放弃了其中一部分才能合一,他在保守政府可以简单地要钱,要钱的时候比较简单,他去国会作证的时候也比较容易。

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赵卫华